主治医师和麻醉师的故事

被红白圈的gn感动,决定继续填坑。

 

Chapter 6

 

距离台风夜已经过去了2个月,每个不值班的晚上去mty的公寓蹭饭已经成为了两个人共同的默契。开始的时候cx还坚持着要付伙食费,被mty一句“那你点外卖吧,明码实价”吓得不敢再提。想追人家还占人家的便宜,这当然是不行的。Cx辗转反侧绞尽脑汁了三个晚上,一向直来直往的他终于走出了人生转弯的第一步——你不让我付钱,你总得让我点菜吧。于是,每天下班时间一到,外2门诊曾经的守时青年劳动模范小陈大夫,第一个关灯锁柜起身更衣打卡下班,动作一气呵成行云流水,老大夫们还没反应过来,“嗖”的一声,人已经没影了。

Mty家在南边,开车从医院过去要20多分钟,这个时间的前提是不堵车,如果堵车的话,少则40分钟多的时候“要等到天荒地老”——这当然是心急的小陈大夫评价的。不在下班时磨蹭时间,就可以错开人流的高峰期,cx每天至少有20分钟可以去菜市场买菜,然后在mty家门口等他。每每看着mty消瘦挺拔的身影一步步从楼梯走上来,眉目含笑的问他:“陈少爷今天点什么硬菜呀?”的时候,cx都有一种“心上人踩着七彩祥云”来为他做饭的幸福感。

“心上人”这个词让cx不太满意,他最近总在想一百种方法,把这个词换一下,比如说:情人、恋人、爱人。

“那么,我首先需要一个浪漫的告白”,cx想。

 

Mty今天在做菜的时候就觉得cx很不对劲。

平常的时候,cx都会坐在客厅里等他召唤,今天却干巴巴的倚在厨房门口盯着他,赶都赶不走。

“陈少爷想学做菜?”mty问他。

陈少爷摇了摇头,“我在等”。

“等什么?”

“等你在炒菜或者放锅的时候不小心烫了手。”

“你说什么??”mty回头,不可置信的看着他。

“不不不”,cx赶紧摆手,“我不是信不过你,我就是。。。我就是。。。。”

我就是想像电视剧里在你烫着的时候握着你的手去冲冲凉水增加一下亲密度。

这种想法当然是说不出口的,cx赶紧逃回客厅。

 

“你为什么一直看着我?我吃饭很奇怪吗?”吃饭的时候,mty就觉得更不对劲了。

“不奇怪,”cx终于舍得收回视线,低下头默默戳着饭粒,“只是有点遗憾”。

“遗憾什么?”

“你吃饭脸上从来不粘饭粒”。

Mty:。。。。。。

如果你脸上粘了饭粒,我也许有机会像电视剧那样,抚上你的脸嘲笑你,或者,吻你。

“哎呀!没什么!”cx烦躁的抓抓头避开mty的视线,然后又突然转回来,认真的看着mty问他:“学长,你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子?”

Mty愣了一下,然后欢快的掰着手指头数起来:“首先,要长得漂亮。其次,要孝顺,还要能玩的、大气的、聪明伶俐的、性格开朗的、会做饭的。。。。。。”

“好好好,我知道了”,眼看着mty一只手已经数不过来,cx赶紧打断他,皱着眉头瞅着他抱怨道:“你想找个十项全能的。”

Mty看着cx,慢慢扩大了笑容,眼睛里的笑意和戏谑简直要溢出来。“是啊,就是十项全能的,所以找不到,注定要做单身狗。”

“除了长得漂亮,我好像都不符合,不不不,我长得是帅,如果学长愿意,我可以承认自己长得好看。可是除了长得好看,我好像都不符合”cx小朋友在心里对号入座了一下,默默的低下了头。

 

从mty家出来的时候是晚上8点。Cx有些垂头丧气的往回走。他一向是自负的,从学习到工作,从外貌到才华,那种自负不是觉得自己高人一等,而是在不自觉中觉得自己喜欢的想要的一定会等到。但是,在mty这里,在他笑意融融的眉眼注视下,他觉得自己的表白说不出口。他需要把自己的感情更认真、更直白的传递给他,告诉他亲爱的学长——你是我万里挑一爱上的人,我要与你携手走过今后漫长的人生岁月。

给老李打电话是一个无意识的行为,当cx反应过来的时候,他们已经约好了在“朝花夕拾”见面。“朝花夕拾”是一家静吧,大学的几个铁哥们儿经常约在这里喝酒聊天

今天之所以约了老李,因为作为在大学时向mty告白失败过的人,这一瞬间,他在老李身上找到了点同是天涯沦落人的味道。他当然不会告诉老李自己喜欢上了他曾经的男神,但是有意无意的,还是提到了:“你还记得马天宇学长吗?我现在跟他一个单位。”

老李有愣了一下:“是吗?那你小子有眼福啦,我男神还是那么好看吧?”

看着老李没心没肺的样子,cx有点诧异:“他当初拒绝了你,你都不恨他吗?”

“怎么可能!”老李断然否决,“我压根儿就没觉得学长人家能看上我。他在我心里,那属于应该拍个板儿贡起来的主儿。”

“你这话说的”,cx几不可查的皱了下眉,“学长那么随和的一个人。”

“这倒是。”老李点点头,然后正色道:“晓,你知道我当初为什么,明知道没戏也要跟马天宇学长告白吗?”

“为什么?”

就着“朝花夕拾”中舒缓的民谣,老李喝了一口酒。“因为我觉得需要一个人,把他由仙儿变成人。

cx不解的看着他,老李道:“当初我只是知道学校中有马天宇这号人,长得帅学习好脾气也好。后来有一次,刘教授带着我去国外参加一个研讨会,我们学校去了四个人,还有两个人就是学长和他的导师。那是我第一次知道,世界上会有一种人,他们好像什么都会,生活能力满分业务水平满分外语能力满分,会注意到你每一个表情,你是不是不舒服,是不是需要帮忙,是不是哪里不会,好像永远没有脾气,既不会因为你的冲撞而生气,也不会因为你的无知而轻慢。好像他们生来就笼罩在圣光里。直到有一天,我和他上街随便逛逛,看到了一个跪在街角乞讨的小女孩。他停了一下想要给钱,看我没停,犹豫了一下跟了上来。结果逛完那道街之后,他叫住我让我等他一会儿,我等了半个小时也不见他回来,就原路回去找他,看见他正蹲在那个卖艺的小女孩面前,摸着她的头发跟她说‘Be strong,ok’”老李身心一口气继续说“他说的不是‘here is the money’,而是‘be strong’。那一瞬间,我觉得特别心疼他,他这种人,太孤独了。他逼着自己不断地成长、不断地强大,他满足了所有人对他的期望。可是,他自己呢?谁能帮助他、懂得他、站在一个与他比肩的位置陪着他?所以从国外回来之后,我就筹划着跟他告白。对于喜欢的人,虽然我不是那个可以与他并肩成王的人,但我会努力试着保护他。”

Cx静静的听老李讲完这个故事,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有点酸有点甜有点苦,好像又不是酸不是甜不是苦。杂糅到一起,像一杯发泡的果汁,咕嘟咕嘟,是对一个叫“马天宇”的人满满的心疼和喜欢。

 

第二天上班的时候,医院里的大夫护士都发现,自从被大家默认“谈恋爱”以来一直春风拂面的小陈大夫难得的一脸忧郁。他好像下了很大的决心,郑重的填了一张表格,然后一脸视死如归的去了院长办公室。

这件事自然传到了mty的耳朵里。他并没有在意,不知道哪里来的自信,好像他已经默认了——他的小学弟,总归不会做出什么让他措手不及的事。

事实上,还真的会。

头一次在家门口看到cx不是提着一袋粮食而是捧着一束花站的时候,mty有点意外。

怎么回事?这家伙吃错药了?为什么送我花?我过生日?还是他收别人的?可这是什么花?为什么是白色的?菊花吗?

Mty一脸问号走到cx跟前,还没来得及开口,cx把花塞进他的怀里。

“学长,这是白玫瑰,送给你。”

“。。。。。。为什么送我花?”

“因为,我要走了。我看到卫生部要组建一个维和医疗小分队,两年的时间,我已经报了名。今天去辞职院长没批,说给我两年时间出去锻炼。”cx说的一脸轻松,“下周我就要去北京集训了,送学长一束花,谢谢学长这么久的照顾。”

Mty完全被这个消息砸懵了,张张嘴没有发出声音。Cx也不说话,两个人在走廊里沉默了几秒钟。

“告别要送白玫瑰吗?”mty抱着花,似乎不知道该说什么,不痛不痒的问了一句。

“告别不需要,但是告白需要”

这句话说的很快,cx没给mty反应的时间转身就要下楼,走到楼梯前顿了一下,回身风一样刮回mty身前一把把他扯进怀里。“马天宇,你要等我回来!”

 

往楼下跑的时候,cx心里有一种如释重负的轻松。那是他和mty的第一个拥抱,很短,他说完那句话就跑了,没有给mty回答的时间。因为他爱mty是他的事,而mty会不会等他是mty的事。

就像他硬塞给mty的那束白玫瑰的意义。你是我的白玫瑰——高贵、纯洁,还有,只有我能与你相配。

 

 

Tbc


评论 ( 14 )
热度 ( 19 )

© 钱多多 | Powered by LOFTER